姜文《邪不压正》参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,张艺谋的《影》主动放弃

消息一出,不少网友为张艺谋导演可惜,因为相比较而言,老谋子极具中国风的水墨之作《影》似乎更有资格去跟众多国外电影一教高下,而这次之所以没能被选中,原因居然是张艺谋主动放弃导致!

回顾中国的“冲奥”史,张艺谋可以说是内地导演里离奥斯卡最近的人,三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最后五强,分别是1991年的《菊豆》、1992年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以及2003年的《英雄》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节假日通常是电影卖得比较好的日子,为了获得高票房,张艺谋将《影》上映日期定在了9月30日即国庆节的前一天。

中国香港选送了《红海行动》参与评选。作为一部大片,《红海行动》取得了极大的商业成功,目前位居本年度中国票房冠军。中国台湾则选送了《大佛普拉斯》,该片以黑色幽默的手法展现了台湾小人物的命运,片子虽小但充满趣味。

按惯例,主办方会从各国的报名名单中选出九部影片的大名单,然后再进一步缩小到五部最终入围影片。

但纵观近几年所选送的“冲奥片”,难免不让人感觉到其中的“任性”。正如《好莱坞报道》中的那篇文章所言:中国这几年提交的奥斯卡参选作品呈现出一种“让人困惑地自我挫败”。

既然名气已经有了,那接下来就只剩下利了。

姜文《邪不压正》参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,张艺谋的《影》主动放弃。今年其他亚洲电影实力强劲。日本和韩国均派出了戛纳电影节的口碑影片参选:代表日本参选的枝裕和作品《小偷家族》是今年的金棕榈大奖得主,代表韩国参选的李沧东作品《燃烧》则以3.8分成为戛纳电影节史上场刊评分最高的电影。

图片 3

为什么在中国票房进入一片盛景,中国成为电影生产和消费大国的同时,中国电影的奥斯卡之路却越走越低落了?这与自2013年就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且拥有5000年文明历史的中国,似乎不太匹配。

如此一来,没能在规定的9月30日之前完成七天的大规模放映,张艺谋导演的《影》自然没有能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资格,这个机会,其实就是他自己主动放弃了……

图片 4

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可谓是全世界的电影人展现自己的机会,不仅要求影片有无瑕疵的完美表达,更要具备普世情怀,对于人性有所穿透,这种高难度的竞技因此引发了全球关注。

2016年,霍建起执导的历史片《大唐玄奘》成为中国的“冲奥大使”,因为该片顺应了“一带一路“的战略构想;2017年,一举夺得中国电影总票房排行榜冠军的《战狼2》,成为了“冲奥大使”。

张艺谋的《影》上映日期是9月30日,正好错开了能够被选送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机会。

◆日韩均派戛纳口碑影片参选

图片 4

图片 6

图片 7

日本电影历史上有四部电影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,分别是1952年的《罗生门》,1955年的《地狱门》,1956年的《宫本武藏》以及2009年的《入殓师》。这次为是枝裕和第二次代表日本“冲奥”。2004年,他的《无人知晓》曾被送选,但当时没有获得提名。同样取材于残酷的社会事件、同样以反思家庭和血缘为主题,《小偷家族》可以视为《无人知晓》的升级版。

刚刚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拿下最高荣誉金狮奖的阿方索·卡隆作品《罗马》代表墨西哥送选;威尼斯电影节上拿到国际影评人联盟奖的拉斯洛·奈迈施的新片《日暮》代表匈牙利送选;巴拉圭选送片《女继承者》则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和最佳新导演两座奖杯。

图片 8

其实仔细算一下,《影》这部片子开机时间是2017年3月18日,杀青日子为7月16日,拍摄时长前前后后差不多四个月。

不是外媒评价颇高的张艺谋作品《影》、不是贾樟柯的话题之作《江湖儿女》,也不是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《我不是药神》,今年代表中国内地参加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角逐的是姜文的《邪不压正》。

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评判标准不可琢磨,但一定不会是浅显的、商业的,而是要直指人心与人性,寻找生命的尊严,比如日本电影《入殓师》、伊朗电影《一次别离》、《推销员》等。

由巩俐和李保田主演的《菊豆》,不负众望地成功获得了这一奖项的提名,成为电影史上第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华语电影。本文为“大象看戏”原创发布。他处所见,必为偷窃。敬请举报!

据了解,每年被选送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电影都需要在9月30日之前在本土院线大规模放映超过七天才行,而就算不是大规模放映七天,那也得大规模点映超过一周。

◆内地“冲奥”片确定为《邪不压正》

不过,在这场角逐之中,中国内地的电影在近年来却似乎失去了“斗志”,只是以拍摄商业电影、在内地获得不错票房为乐,对于当下的人性与心境缺乏深层的探讨,在国际电影节上并无建树。

2008年选送了顾筠执导的纪录片《筑梦2008》,2009年选送了陈凯歌执导的传记片《梅兰芳》,2010年选送了冯小刚执导的《唐山大地震》,2011年选送了张艺谋执导的《金陵十三钗》……尽管不再去迎合讨好西方视角,但中国电影还是一如既往地只能在奥斯卡盛典的门外徘徊。

《影》这部电影在多伦多电影节举办北美首映后,烂番茄新鲜度高达83%,连《好莱坞报道》都夸赞“这可能是张艺谋迄今为止最惊艳的作品”,能被如此看好,其实是有机会入围的,可惜张艺谋似乎并不在意啊!

据悉,第9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评选共有87个国家和地区参与角逐。其中,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选送的电影分别是《红海行动》和《大佛普拉斯》。《小偷家族》和《燃烧》则分别代表日本和韩国“冲奥”。按惯例,稍后主办方会从中筛选出九强,然后进一步缩小到五强。本届奥斯卡完整提名名单将于明年1月22日公布,颁奖礼将于美国时间明年2月24日举行。

邪不压正《大佛普拉斯》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

其中的“最佳作曲”一项,由中国作曲家苏聪与日本音乐大师坂本龙一、及英国乐坛怪才大卫·拜恩共同获得。这一年,苏聪成为了第一位中国籍的奥斯卡金像奖获得者。

图片 9

《邪不压正》脱胎于旅美作家张北海的小说《侠隐》,姜文对原着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,电影故事与小说差别甚大。张北海在纽约待了大半辈子,在美国颇有知名度,但这能否帮助《邪不压正》入围奥斯卡,仍需打一个问号。不过,《邪不压正》尽情展现了姜文心目中的北平风貌,犹如一幅“老北京风情画”,再加上姜文对东方武侠进行了重新解读,或许能给奥斯卡评委带来新鲜感。

邪不压正《红海行动》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

这部将华语电影带入到一个全新境界的《卧虎藏龙》,让中国电影人似乎领悟到了:奥斯卡原来喜欢这样的中国电影!于是,一波武侠电影的风潮在中国影坛迅速掀起,随后的“冲奥片”也都几乎是清一色的带有“中国武侠”元素的古装动作大片。

如果加上后期、剪辑和制作等,基本上在年底是能够完成全片的整个幕后工作的,在2018年随便挑一个好日子上映都不是问题。

《邪不压正》是姜文的第六部导演作品,也是他第一次被选送“冲奥”的作品。影片7月13日在内地上映,口碑一般:烂番茄新鲜度为67%、IMDb评分为6.5分,豆瓣评分7.2分。

比如,本届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大奖得主《小偷家族》代表日本出征;本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得主《冷战》代表波兰;“一种关注”单元大奖得主
《边境》代表瑞典;“金摄影机奖”得主《女孩》代表比利时;评审团大奖得主《迦百农》代表黎巴嫩。

图片 10

图片 11

韩国方面,《燃烧》是李沧东导演的作品第三次选送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,但2002年的《绿洲》和2007年的《秘阳》均未入围最后五强。《燃烧》改编自村上春树发表在《纽约客》上的小说《烧仓房》,通过一桩年轻女子失踪案,来反映现代韩国社会中年轻人的无助和愤怒。

法国方面,由于很多作品的质量都很高,因此不得不组了一个评审团来决定究竟派谁“冲奥”。最终,根据杜拉斯同名小说改编的《痛苦》胜选。

获第79届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提名。)

图片 12

◆《影》落选或因上映时间晚

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已经选送出今年的“申奥”作品。林超贤执导电影《红海行动》将代表中国香港。对于这种典型的商业大片来说,入选最佳外语片大名单的机会非常微小。台湾地区选送的是《大佛普拉斯》,影片讲述一名小人物肚财因偷看佛像工厂老板的行车记录器,却意外发现了政商勾结的秘密,引发了一连串连锁反应。连工厂里准备参加护国法会的“大佛”,都被迫卷入这场世间纷扰。影片采用了黑白和彩色混杂的影像呈现方式,希望让人们倾听到台湾底层小人物的絮语。目前,中国台湾已经3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,但提名影片皆是李安的作品——1994年的《喜宴》,1995年的《饮食男女》,2001年的《卧虎藏龙》夺得大奖。

但由于当时的影片发行公司“香港年代国际”正陷入财务危机,加之其对该片的市场预期并不乐观,因此影片在宣发方面和冲奥宣传方面都没有投入应有的人力物力,使得老谋子第二次止步于奥斯卡的门前。

图片 13

今年张艺谋同样有新片《影》面世。《影》采用了中国水墨画的视觉美学,讲述了一个莎士比亚式的悲剧故事。9月初,《影》在威尼斯电影节全球首映,收割了一波外媒好评。《影》未获选送,或许是因为影片上映时间太晚:根据奥斯卡规定,最佳外语片提交截止时间是2018年10月1日。而9月30日才上映的《影》,没能符合奥斯卡外语片“所有被提交电影必须在商业影院连续公映7天”的送选要求。

图片 14

同年,张艺谋执导的第一部影片《红高粱》(改编自莫言的同名小说)获得了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,老谋子的名声随之享誉国内外。三年后的1991年,张艺谋的新作《菊豆》(改编自刘恒小说《伏羲伏羲》)顺理成章地被选送参与第6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。

姜文导演四年磨一剑的电影《邪不压正》上映后不管是票房还是口碑均没有达到观众预期,就在很多人唏嘘他江郎才尽已从神探上跌落下来之时,美国《好莱坞报道者》、Indiewire等多家外媒报道称,这部电影被内地选送将参与明年奥斯卡“最佳外语片”的角逐。

自1947年设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以来,中国内地影片获提名2次,分别是1991年张艺谋执导的《菊豆》,和2003年同样出自老谋子之手的《英雄》。不过,1992年张艺谋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和1994年陈凯歌的《霸王别姬》曾代表香港出征奥斯卡。2003年之后,内地影片再无获得提名的经历,反而有渐行渐远之感,比如,2015年选送的《狼图腾》,2016年选送的《大唐玄奘》,去年的《战狼2》,无论是质量还是气质风格,显然都不是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“菜”。

图片 15

不过,所有环节都完成之后,张艺谋并没有急于将作品公之于众,为了让《影》有一个惊艳亮相,他避开票房最卖座的暑期档带着这部电影在9月17日举行的第7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举行了全球首映,并且入围了非竞赛展映单元,其本人也获得了“电影人荣誉奖”。

相反,此次很多国家报名的申奥作品,都已经通过国际电影节为全球影迷所认知,获得了高度肯定。

除此之外,各方面对参加奥斯卡一事似乎并不太重视,各项准备工作做得很不到位。著名导演谢晋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到:“影片连翻译都没翻好,广告、宣传都没跟上去。”显然,彼时的中国电影还没有真正做好走出国门的准备。

邪不压正等三影片代表中国 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

图片 16

据《好莱坞报道者》、Indiewire等多家外媒报道:中国内地选送了姜文执导的《邪不压正》参与明年奥斯卡“最佳外语片”角逐。此消息刚刚也得到奥斯卡官方的确认。至此,代表中国“申奥”的三部影片尘埃落定——分别是代表中国内地的《邪不压正》、代表中国香港的《红海行动》和代表中国台湾的《大佛普拉斯》。

这期间,李安执导的爱情片《断背山》获得了第78届奥斯卡“最佳导演”、“最佳改编剧本”和“最佳原创配乐”三项大奖。时隔七年后,李安执导的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(改编自扬·马特尔的同名小说)获得了第85届奥斯卡“最佳导演”、“最佳摄影”、“最佳视觉效果”、和“最佳原创配乐”四项大奖。

1988年,由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·贝托鲁奇执导、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参与联合出品的传记电影《末代皇帝》,在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上大放异彩,囊括了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改编剧本、最佳摄影、最佳艺术指导、最佳服装设计、最佳电影剪辑、最佳音响效果、最佳作曲等九大奖项。

至此,中国电影角逐奥斯卡已有十余年。前赴后继、孜孜以求,但战绩甚是堪忧。其中有资金方面的原因,也有文化差异的原因。不少分析认为:中国电影多次冲奥失败,根本上还是因为影片太过浓厚的本土人文色彩(1990年竟然选送了古月和孙飞虎主演的《开国大典》)。这样的“中国味道”,可能并不合奥斯卡评委们的胃口。

图片 17

2016年8月,成龙大哥获得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,成为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成龙从影五六十年来,无论是他主演的影片,还是他导演的影片,都不曾叩开过奥斯卡的大门。“奥斯卡终身成就奖”更多的是对成龙个人贡献的肯定,而非对其作品的嘉奖。

图片 18

图片 19

从票房和国内声望来说,选送《战狼2》参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竞争,似乎是天经地义、毋庸置疑的。但《战狼2》所展现的那股子“虽远必诛”的狠劲,并不被奥斯卡评委所欣赏。国内外影评人也无不表示:该片是当年最不具有奥斯卡相的中国电影。

图片 20

遗憾的是,除了张艺谋执导的三部大片得以入围之外,其他的均颗粒无收、铩羽而归。(“大象看戏”注:2003年,《英雄》获第75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;2005年,赵小丁凭《十面埋伏》获第77届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;2007年,奚仲文凭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

1994年,陈凯歌执导的《霸王别姬》(改编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)和李安执导的《喜宴》,均获得了第6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的提名,但最后也都遗憾地止步于奥斯卡门前。1995年,李安的《饮食男女》再度入围第6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,依然是止步门前。

图片 21

1992年,黄健中执导的《过年》(改编自舞台剧《大年初一》)被选为“冲奥影片”,代表中国内地参加第64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。而张艺谋执导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(改编自苏童的小说《妻妾成群》),则代表中国香港地区参加奥斯卡。最终,老谋子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。

折腾了七八年之后,中国电影人再度调整思路:不再把“冲奥拿奖”作为第一考量,而是把文化及价值观的输出摆在了首位。随后,大陆电影部门依照这一策略,继续保持每年选送一部影片的节奏参与奥斯卡:

可惜的是,由于资方背景及影片故事内容等原因,该片一度陷入争议,致使影片没能获得在中国公映的机会。电影部门情急之下,替张艺谋辞掉了奥斯卡颁奖礼的出席邀请,相关的宣传活动也随之停止。这也就间接宣告了《菊豆》“提前退出”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。

华人获得奥斯卡奖的零突破,在五六十代得以实现。但中国电影尝试角逐奥斯卡,则是直到改革开放之后才姗姗来迟。

时间进入到21世纪,奥斯卡已轰轰烈烈地举办了70多届。在2001年的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上,李安执导的武侠片《卧虎藏龙》(改编自王度庐的同名小说)一鸣惊人,一举获得十项提名,最终捧得最佳外语片、最佳艺术指导、最佳摄影、最佳原创配乐四座小金人。

2018年选送的“冲奥片”,更是让人一头雾水。文牧野执导的现实题材喜剧片《我不是药神》和贾樟柯执导的犯罪爱情片《江湖儿女》,两部颇受影评人赞赏的影片都没能成为“冲奥大使”。姜文执导的动作喜剧片《邪不压正》(改编自张北海的武侠小说《侠隐》),尽管“滚轴但空虚”却成了2018年的“冲奥片”。可惜,该片并未能排进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初选名单。

图片 22

电影史上第一部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华语电影,终于横空出世,西方电影人和媒体人纷纷对华语片竖起了大拇指。华语圈更是为之欢欣鼓舞,几乎每一个人都激动得无以言表。

这部将中国人的名字第一次写入了“奥斯卡最佳外语片”一栏的《卧虎藏龙》,不仅让更多人记住了导演李安,也让我们记住了:

1939年之后,黄宗霑共记获得了十次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提名。这位被业内赞誉为“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十大电影摄影师之一”的前辈,更是在1956年和1964年分别凭《玫瑰纹身》与《原野铁汉》,两度斩获“奥斯卡最佳摄影奖”,成为历史上首位捧得奥斯卡小金人的华人。

1928年,为了鼓励优秀电影的创作与发展,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决定设立一个表彰电影业成就的年度奖项,称之为“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”。从1929年开始,该奖项每年评选颁发一次,至今从未间断。

这两部影片虽由中国导演李安执导,凭这两部影片李安也如愿以偿两度获得了奥斯卡“最佳导演”,但这两部影片跟中国电影并无关联。获得过三项奥斯卡大奖的《艺伎回忆录》,其中虽有两位主演来自中国,一位主演来自马来西亚籍华裔,但该片跟中国电影更沾不上边。

2019年郭帆执导的科幻片《流浪地球》,似乎在上述多个方面做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平衡。如果在今年之内没有出现比《流浪地球》更好的影片,那么,选送该片去参加2020年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的角逐,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特别的惊喜。你觉得怎样呢?本文为“大象看戏”原创发布。他处所见,必为偷窃。敬请举报!人生如戏、戏如人生!约你一起来看戏闲聊,品味经典……

十年之后的1939年2月,第11届“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”在洛杉矶照例举行。这一届“学院奖”,第一次正式使用了“奥斯卡奖”的名称。自此,“奥斯卡”三个字,便成了世界电影史上最具权威和最具影响力的象征之一。

这不能不让人回想起曾经的过往:2013年选送了冯小刚的《一九四二》,而不是贾樟柯的《天注定》(戛纳最佳编剧奖作品);2014年选送了中法合作的《夜莺》,而不是张艺谋的《归来》,甚至也不是刁亦男的《白日焰火》。

究竟是依照艺术成就和美学标准来遴选,还是更多地为了考虑国际形象而刻意回避负面影响?是绞尽脑汁地去揣摩奥斯卡评委们的口味,还是脚踏实地一门心思地把电影真正当作一件艺术作品去打磨?——这,成为我们在出征奥斯卡之前,必须认认真真好好弄清楚的关键问题。

继苏聪之后,第二位捧得奥斯卡小金人的中国台湾作曲家谭盾;继黄宗霑之后,第二位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中国香港摄影师鲍德熹;还有被誉为“东方美学第一人”的叶锦添,他一人除了斩获“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”之外,还入围了“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”。

除非我们自己能够打造出一个足以吸引全世界目光的国际舞台,我们才不必去考虑是否需要登上他国搭建的竞技场。在还不能成为规则的制定者之前,我们不可避免地需要依照他人的规则来认真行事。

2019年的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开幕前夕,美国娱乐界两大报刊之一的《好莱坞报道》,刊出了一篇题目是《为什么近年来中国没有获得奥斯卡提名?》的文章。文中提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“中国奥斯卡之问”:

尽管,奥斯卡金像奖并不是衡量电影成就的唯一“世界标尺”,小金人也不是证明一个国家软实力的“神器”。但是,对于一个亟待突破文化重围,渴望向全世界展示文化软实力的中国来说,进入到这个举世瞩目的文艺竞技场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1984年,中国电影部门选送了吴天明执导的故事片《人生》(根据路遥同名小说改编)参与奥斯卡评选;1986年,则选送了丁荫楠执导的历史片《孙中山》;1987年,谢晋执导的故事片《芙蓉镇》(改编自古华的同名小说)被选送到大洋彼岸…..遗憾的是,这些影片都没能入围奥斯卡的提名名单。

2015年,中法合作的《狼图腾》成为中国“冲奥片”的首选。但因为参与该片的中国工作人员并非主力,奥斯卡主办方拒绝该片代表中国参与“最佳外语片”的角逐。于是,韩延执导的励志爱情片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成为替代,因为该片被认为是代表了“正能量”。而贾樟柯执导的《山河故人》却无缘入选,尽管该片更被影评人所看重。

中国电影的奥斯卡之路,为什么越走越低落了?缺的究竟是好的影片,还是好的机制?

而这次首度使用“奥斯卡奖”的盛会,最让全球华人为之振奋的是:出生于广东台山的华裔摄影师黄宗霑,凭借影片《海角游魂》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提名。这是华人与“奥斯卡奖”的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在黄宗霑之前,西方某些摄影师曾一度口出狂言:“摄影这门艺术,可不是你们中国人可以胜任的。”黄宗霑的出现,无疑是给了那些狂妄傲慢的西方摄影师一记响亮的耳光。本文为“大象看戏”原创发布。他处所见,必为偷窃。敬请举报!

图片 23

相关文章